首页 本部介绍 统战理论 统战时讯 绵阳政务

人这一辈子能做自己喜爱的工作,就是幸福。

人物档案

姓名:张光明

职务:绵阳市检察院侦查监督处副处长

安州区检察院副检察长(挂职)

民革绵阳市委委员、机关支部主委

年龄:43岁

兴趣爱好:运动、健身

所获荣誉:2012年、2013年全市检察机关“十佳公诉人”,2015年省检察院个人二等功……

1.有点儿忙

“你好,我们开始吧!”

43岁的张光明很忙,见面当天,他一早从安州区赶过来,下午还要回去处理两个案子。同事们笑称他脚上踩了风火轮,快得见不到人影,他几声“哈哈”应和,眼镜下的双眸闪动着熠熠的光彩。

此次采访,他原本是不乐意的,在他看来时间应该花在更值当的地方,商量后,还是坐在了采访桌旁,伴着笑声说:“躲不掉啊……”

谈及与检察事业之间的缘分,张光明形容“喜爱总会遇见”。

他的检察梦源于高中老师,那是个把辩论场搬进课堂的年轻先生。

“上他的课舌战群儒,总能点燃我的心,所以后来不管是在广东汕头市当高中老师,还是回到绵阳做大学教师,我心里都很清楚,司法工作才是我真正的追求。”

爱,不是说说而已。在过去的20年里,张光明一直在向检察梦靠近:2000年拿到律师证,2003年到中山大学法学院攻读硕士学位,2004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,2006年回到绵阳,在四川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讲授法律课,2009年通过公招到检察院……梦想终于照进现实。

2.“遂宁帮”黑社会案

进入检察院后,张光明被安排在公诉处,一待就是8年。这是检察院里最忙的业务部门,加班加点更是成为家常便饭,但他却乐在其中。

2013年5月,他接到一块“难啃的骨头”——“遂宁帮”黑社会案,该案有20多个被告人,涉及20多起犯罪事实,案情十分复杂,卷宗材料就有60多本,这让没办过大案子的他有些焦虑。

“之前接手的都是很简单的案子,突然来个大块头,内心还是很忐忑。”

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加班到很晚,晚上回家脑子里想的也是案情。终于,到了出庭那一天,3个公诉人面对20多个被告人和20多个辩护人组成的庞大对手,以寡敌众,被告人全部被法院作出有罪判决。“那是我经历过的最漫长的庭审,从星期一早上一直开到星期天晚上,案子办完身体透支,头发都白了好多。”

那一年,他38岁,法庭上慷慨陈词,尽显国家公诉人风采;也是那一年,他开始了骑行之旅,下班后脱去一身检察蓝,尽享大汗淋漓后的轻松与畅快,释放压力。

但其他人不知道的是,当时他还被威胁过……说到这儿,张光明顿了顿,当个玩笑似的吐露出来,“对方不敢报姓名,打了三次电话让注意到点儿,但既然从事这个工作,就得打击刑事犯罪。”

轻轻一句话,直击人心头。不过,后来再想起这事儿,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余悸。“这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儿,我自己是不怕,但还是担心家人受到伤害。”他坦言。

3.天生这块料

经过多年的实践锻炼,如今,张光明不仅是一名出色的公诉能手,还是院里的业务骨干。

他办理的案子中,很多受害人、被告人、法官,甚至作为对手的律师,都对他的专业精神赞赏有加。

“看张哥出庭,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公诉人的魅力,庭上的他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都是有条不紊。证据突袭也好,被告人和辩护律师的抗辩也罢,他都不会乱了自己的节奏。”和他共事多年的同事樊亚说他天生就是这块料。

“他很温文尔雅。”

“他出庭很迷人的,你该来看看。”

后来他还参与办理了南充贿选案、成都原市长助理陈争鸣涉受贿案……深得领导和同事的信任。

4.强兵是打出来的

骏马是跑出来的,强兵是打出来的。张光明知道,要想做一名优秀的检察官,只做单一的业务是远远不够的,只有褪去过去的躯壳,才可能有新的成长,达到新的高度,因此去年他申请调到了侦监处。

在这之前,他已办过无数大案、要案,但新的工作模式还是让他直呼压力大。“侦监工作要求准确、迅速、快捷的把一个案子审结,公安报来案子,到我们做出决定,只有7天时间。而之前在公诉处,最长的审查起诉时间可以达到六个半月。”侦监带给张光明的第一个冲击就是时间紧。

时间紧,那就提高自己的快速学习能力;要准确,那就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很快的,他就适应了新的环境。

责任趋向于有能力担当的人,很多人都知道张光明是一名检察官,却不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民革党员。办案中,他比别人多了一份心,积极探索案件背后存在的社会问题,并以此作为参政议政的突破口,为检察工作发声。

近年来,他所撰写的工作建议被全国政协采用1篇,省政协采用3篇,带进四川省”两会“2篇,民革中央领导批示2篇,市委领导批示1篇……妙笔生花,多角度话检察。

5.浮光掠影,不如一鼎一镬

如果说,检察梦是他骨子里唯一的追求,那么,家庭就是他唯一的守护。

再多浮光掠影,也不如一鼎一镬。

在张光明看来,一个检察官,首先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只有把家维护好,才能更好地开展工作。

“我很少参加聚会应酬,也不喜欢,有这个时间更愿意和家人去散散步,陪孩子去画画,给老婆打打下手……”

谈到家人,他整个人都有了色彩,不再是严肃的检察官,只是一位老公,一位普通的父亲。

他的相机里全是老婆孩子的照片;

他的朋友圈里记录的是孩子的成长,秀的是老婆的画作;

他的言语里离不开他们;

他说:“荣耀万千,不及他们在身旁。”

(来源:绵阳市检察院微信公众号)